人性的問題第四十七集

發表新主題   回復主題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人性的問題第四十七集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7月 20, 2017 9:32 pm


【人文網台節目:人生哲學】
人性的問題第四十七集
潘敬泰先生主持
本集內容:
講者將繼續繼介紹尼采的人性觀。他在他On the Truth and Lie in an Extra-Moral Sense (1873) 創新地強調,在一切生物中,人類是最擅長運用語言改變其生活的動物。語言不但大大提高其生活質素,亦同時使他們的生活及思想世界更複雜。因伴隨著語言而來的,便是謊言。因此人類亦是最懂得如可運用語言去欺騙其他人甚至欺騙自己的物種。他比Wittgensein早了半個世紀前,已提出語言描述我們世界中的事物及所謂「真理」及各種「規律」的限制,並提出在人的世界中,沒有甚麼所謂「事實」,有的只是相對於所謂「事實」(fact) 的「解釋」(interpretation) 而矣。他質疑人能否完全認識自己,因大自然將大部分的東西隱藏起來,這包括了人自己的身體內部的結構及運作方式。他認為若人不滿足於只認識「反覆的同義辭」(tautology) 中的「真理/實相」(truth) 或不滿足於事物空無一物的外穀時,那他只能將所謂「真理/實相」(truth)與「幻相」(illusion) 互換。因只有透過某種「遺忘」(forgetfulness) 時他才能想像他擁有/掌握所謂「真理/實相」(truth) 。當我們把各種語言一種一種地排列在一起時,便會發現這從不是一所謂「真理/實相」(truth) 或充份表達(adequate expression) 的問題,否則我們何需有這麼多種不同的語言? 同樣,所謂「物自身」(thing in itself) (即不理其後果以外的純「真理/實相」)是一種連文字的創造者本身也不太理解的東西,也不是他們認為值得用任何努力去尋找的東西。文字的創造者只是將各種東西與人類之間的關係命名(designate) ,為了這樣做 ,他們假手於最大膽的隱喻/比喻(metaphor) 。首先,他們把我們神經線末端的一刺激(stimulus) 轉移/變為一形象(image): 這是第一個隱喻/比喻(metaphor) ,跟著他們又再將這形象以聲音仿製,這是第二個隱喻/比喻(metaphor) 。每次他們這樣做的時侯,兩個不同範疇的東西便完全互相重疊,第一個範疇的東西便蓋在另一新的及完全不相同範疇的東西之上。當我們談及「樹」、「顏色」、「雪」及「花」時,我們相信我們知道某些關於它們「本身」的東西,但其實我們唯一知道的東西只是某些關於它們的隱喻/比喻(metaphor) ,而這些隱喻/比喻(metaphor) 與這些原先的東西本身毫沒有任何相對稱(corresponding) 的關係。每當一個字不再提醒我們誘發它那原先是一個完全個別及獨特的原始經驗時,那個字便立即成為一個「概念」,又或可這樣說,每當一個字變成一個「概念」,它便可同時可用於無數相類似的其他物件或情況,這即是說,它簡單及純粹地用於那些完全不對等(unequal) 或從不是對等(equal)的其他物件或情況。換句話說,我們把不對等的東西當為對等的東西來處理。正如一塊樹葉永不會和另一塊塊樹葉完全相同,故「樹葉」的「概念」的形成必然涉及武斷地拋棄及忘記不同的個別樹葉獨特的標誌及面相。若事實如此,那甚麼才是「真理/實相」(truth)? 所謂「真理/實相」(truth) ,只不過是一堆不斷變形的隱喻/比喻(metaphors) 、 借代詞(metonymyms) 、擬人體(anthropomorphisms) 等的東西 。簡單來說,一大堆詩化及修辭學上強化、轉化及經修飾而因經過長期使用而看似固定、法定及必得接受的以人為對象的關係而矣。對尼采而言,「真理/實相」(truth) 是一種我們忘記原是幻像的幻象,它們是人們不再看為隱喻/比喻(metaphors) 的隱喻/比喻(metaphors) ,因其這些字原擁有的官能性的感覺已因長期慣性地被使用而消耗飴盡,猶若喪失了表面之浮雕形像而被視作晉通金屬的硬幣一樣的東西。故此,「誠實地說話」已變為必須說謊,即必須用約定俗成的隱喻/比喻(metaphors) 去描述事物。現在, 作為一個「講理」(rational) 的人,人類必須把他的行為放在無數的抽象/虛構的框架下了解,他不再容忍服膺於突如其來的直覺印象(intuitive impressions) 。但無論一個隱喻/比喻(metaphor) 多麼凝固,也不能確保它這隱喻/比喻(metaphor)的必然性及合理性。他又認為,什麼是所謂「真理/實相」(truth) 是由我們以甚麼角度去看這世界而決定,他說若我們用一只鳥一條蟲一棵植物的觀點以感覺感受這世界,又或就同一刺激一個人看到紅色而另一人看到藍色,第三個人甚至以聲音的形式「聽」到該刺激,那如何能合理地說他們感受到的世界是一個劃一而規則化的世界? 故他認為人類只能以創造性而極為主觀的方式才能掌握大自然中的事物。他認為在兩個截然不同的範疇之間,例如主觀及客觀,不存在所謂「真正」的因果、正確、「真正」代表或「真正」表達的關係,充其量只能說是它們之間有某些美學上的關係而矣,猶若某種富於提示的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32
注冊日期 : 2016-08-19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hksh.long-luntan.net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可以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